今日是:
您現在的位置: 論壇>> 學術交流>> 正文內容

學生論文|走上殊途的西施形象

作者:季當越 白煜 程書陽 汪文祥 徐靜 許若雁 文章來源:無錫市第一中學 發布時間:2019-10-12
點擊數:
  學校:無錫市第一中學
  作者:季當越 白煜 程書陽 汪文祥 徐靜 許若雁
?
  西施是中國歷史上頗具代表意義的女性形象,一直是學術界關注的焦點,研究成果豐碩。在探究西施形象演變的論著中,文化現象的發展源流總是缺乏明晰的梳理,以致西施歷史形象變遷的特點始終含混不清。其實,西施的形象演變是一個綜合發展的體系:在歷代統治者和封建知識分子忙于為各種男性形象披上儒家外衣時,文人作家與民間藝術交相用力,推動著西施形象不斷地以“美人”為出發點、朝著更為豐滿的結果發展,最終使西施成為眾人心目中“君子好逑”的絕妙象征,這是西施形象發生美化的重要途徑。
?
  而在民間,西施的形象還經歷了一場獨特的丑化過程?;趥髌婀适庐a生的文學作品,如講史、雜劇、小說等,賦予了西施風流失節、招災惹禍的歹女色彩,表現出歷史人物前所未有的特質,最終將西施打造成卑賤不祥的“半人半妖”。西施民間形象的丑化演進同美化進程交相滲透,形成了獨一無二的“西施文化”現象,這既是中國傳統文化沉淀的結晶,也是國人精神寄托的一種表現,值得進一步探索。
?
  一、西施形象美化的軌跡
?
 ?。ㄒ唬┫惹匚鳚h:美女
  在先秦諸子和西漢文獻中,我們能夠看到最早關于西施的記述?!豆茏印ば》Q》中便有“毛嬙、西施,天下之美人也,”之句;而《墨子·親士第一》《新語·勸學篇》中,皆援引西施的例子以論證文章觀點,對于西施的描述也盡是十分簡潔的單字:“美”、“姣”、“色”。
?
  但這些文獻中所反映出的“西施”并不一定都是越國獻給吳國的“西施”。吳國于公元前473年滅亡,而《管子》的作者管仲在公元前645年就已經去世了;這與我們認知中西施故事發生在吳滅亡前不久的印象相悖。因而我們可以根據這些抽象的描述大膽推測:西施的原始形象就是一個美女的符號罷了。
?
  這反映出在百家爭鳴的思想大解放中,人們產生了更多對于“美”的追求與思考。西施作為美的象征,誕生于思維的碰撞之中,確定了千年形象的原點——后世對于西施形象的充實豐滿,皆離不開其“美女”的原始身份。
?
 ?。ǘ〇|漢:獻吳的布衣美女
?
  東漢時期有關西施的文獻中,袁康的《越絕書》和趙曄的《吳越春秋》成為代表?!对浇^內經九術第十四》中記述道:“越乃飾美女西施、獻之于吳王?!庇墒怯^之,從東漢開始,西施的命運與吳越的興亡開始連接。西施在保持美女形象的同時,被看作推動了歷史發展的重要人物。
?
  不同于先秦西漢時的簡潔抽象,這兩部文獻中對于西施的出身、事跡有了更多描述;雖然仍然具有高度的概括性,但我們能大致了解到西施是苧蘿山鬻薪之女,被獻于吳王,頗得寵幸,下落不明。
?
  這得益于漢代文學的發展:在造紙技術得到飛躍進步的背景下,史學家們樂于選擇以更加詳細的語句撰寫作品。而東漢儒家思想統治地位的進一步穩固,使西施被賦予了更為貼近民生的布衣形象;隨著獻吳故事的首次記載,西施愛國形象的雛形開始出現。這樣的形象,順應了日漸羸弱的封建統治者迫切的文化要求,為西施形象的進一步傳播和美化埋下伏筆。
?
 ?。ㄈ┪簳x南北朝:半人半仙
?
  這個時期關于西施的文獻主要是:《拾遺記》《窮怪錄》《世說新語》。另外,晉代葛洪的《抱樸子》、南朝梁任的《述異記》中也有關于西施的記載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為東晉王嘉的《拾遺記》中的這樣一段記載:
?
  越又有美女二人,一名夷光,二名修明,以貢于吳。皆言神女。
?
  在這里西施獲得了全新的名字“夷光”。而“神女”二字為西施首次蒙上了神化色彩?!叭ト顼L雨,音猶在耳,頃刻無見”這樣在當今看來顯得有些詭異的描述,是魏晉南北朝時期君子追求隱逸境界的觀念反映。動亂割據的年代,人民在物質需求無法得到保證之時,產生了日益增長的文化需求,于是讓西施披上神袍,給予人民情感寄托與精神慰藉。
?
  而《窮怪錄》中記載:
  西施謂導曰:“妾本浣紗之女?!?/div>
?
  從中可以看出,西施從“鬻薪之女”變成了“浣紗之女”。這樣的轉變得益于小農經濟的進一步演化,使一家一戶、男耕女織的生產模式進一步固化。魏晉時期翻車等生產工具的發明,使人民的生活更多地與河流聯系在一起;西施“下山”,亦不足為怪了。
?
 ?。ㄋ模┨扑危菏闱榧耐?/div>
?
  唐宋文學作品的井噴中,西施成為詩詞中的熟悉面孔。這一時期西施形象的美化主要在于描繪手法的進步?!坝盐骱任髯?,淡妝濃抹總相宜?!边@樣的詩句帶給讀者美好的想象與情感體驗,使西施在靈動的筆下更顯嫵媚而可感了。
?
  隨著國家的穩定繁榮和市民階級的不斷擴大,詩人和詞人以情入文,使作品擁有打動人心的力量。這一時期有關西施的文獻幾乎都摻雜了創作者的個人情感在內,其中最興盛的當屬以西施為題的懷古之作。西施的故事內涵切合唐宋人民開放包容而追求自由的思潮,而其本身附有的悲劇色彩也被更多地挖掘,于是為萬千文人殷切關注。在高超的藝術表現手法之下,一個妍雅傾國的女子款款走進了城市居民的心中。
?
  另外在宋代,西施已逐漸成為戲曲類作品的主角,但還不夠成熟,難以流傳于后世。但不難想象西施文化已在九州廣泛擴散,形象日趨成熟完備起來。
?
 ?。ㄎ澹┟鞔航韼接⑿?/div>
?
  明代對于西施形象的美化集中體現于改編自《史記·越王勾踐世家》《吳越春秋》《越絕書》的昆曲劇目《浣紗記》。
?
  作者梁辰魚對歷史故事進行了大量的改造,傳說是范蠡奉了勾踐的命令送西施去吳國的,而在這里,西施成了范蠡的情人,并且在大功告成后和范蠡泛舟而去。這個劇中,西施形象豐滿,深明大義。
?
  漢族重新建立強大帝國后,人民文化需求進一步增長,使西施的形象出現新的一輪發展。劇中西施巾幗英雄的形象充滿了愛國豪情,這是明朝君主專制的進一步強化在思想領域的集中反映。商品經濟的持續發展和明中后期資本主義萌芽的誕生,使大商人范蠡的形象在千年重農抑商政策下得到了美化,成為美人西施的伴侶。
?
  這樣的故事生動感人,以致成為西施形象美化的終點;以后的時代,雖有更成熟的藝術技巧,但內容和思想上不再有多大的創新。
?
  二、西施形象丑化的軌跡
?
 ?。ㄒ唬┕逃械牡拖碌匚?/div>
?
  東漢給與西施“獻吳”的故事,而這實際上是古人物化女性的一種表現。在國勢衰微的關頭,女性成為被優先舍棄的對象;西施便因自己的美貌被挑中,為政治犧牲。時人眼中,在運往吳國的寶車上,西施也許并不比隨行的財物更有價值;而唐以前文獻中少有對于西施心理的關注,應證了西施固有的低下地位。
?
  隨著奴隸社會的成型,男尊女卑意識已開始萌芽。歷經周朝以后,貴族階級實行多妻的妾媵制,十分嚴格地分別嫡庶尊卑,儒家的禮教對女子作了種種的行為規定。漢代又進一步褒揚了貞潔,《女戒》七篇系統地闡揚了男尊女卑的觀念、夫為妻綱的道理及三從四德的道義。從此男尊女卑觀念便深植于全社會,無形中成為束縛人們思想的牢籠。繼而,在千百年的男性文學中,把有悖于男性至尊形象的責任都推諉于女人,如褒姒、妲己、趙飛燕……正如魯迅所說“把女人看作一種不吉利的動物”。
?
 ?。ǘ┨扑危貉魇┧汲?/div>
?
  如此浸入骨髓的思想,致使文學作品中西施“禍水”和“妖婦”形象在歷代都屢見不鮮;在文學發展尤為繁榮的唐宋,這樣的思潮產生了激烈的涌動。
?
  鮑溶的《姑蘇宮行》中就貶斥西施為妖,把吳國滅亡歸咎于西施之美。
?
  這一時期文人在作品中更多融入自我情感。在以西施為題的懷古之作中,各家對西施的看法不一,各有愛憎之情、褒貶之意。這反映了歐陽修古文運動之前,文人創作中追求新奇曲折的心理。
?
  客觀上,這也是唐代穩定繁榮背景下,人民思想進一步開放的表現。質疑精神得以發揚,程朱理學亦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。
?
 ?。ㄈ┰嘿H低形象
?
  元代以西施為題材的作品更加多了。劇目《滅吳王范蠡歸湖》中有這樣一段文字:
?
  西施,你如今歲數有,減盡風流。人老花羞,葉落歸秋。我心去意難留,您有國再難投。[梅花酒]
?
  這出戲是在貶低西施的,從[梅花酒]中就可以看出作者對待西施的態度。在此之前,西施的下落似乎不為人所知,可是此處有了“沉”的結局。在今人研究出的三種結局(沉水、游湖和老死越國)中,沉水是最為悲慘的一個。自是,西施純潔美好的形象發生了進一步動搖。
?
 ?。ㄋ模┟髑澹哼M一步丑化
?
  明代之初,隨著君主專制的加強,夫權和族權也進一步加強,統治階級愈加鮮明地把“國家重貞潔以勵婦人”當作帝王治天下“導迪民彝之具”,這樣就把“三從四德”推崇到更高的地位,并通過禮法教化,把握社會風氣,以一種無形的文化氛圍牽引著婦女的行為方向,把她們驅趕上用盲目愚昧的苦節、孝行點綴的貞潔祭壇,使女性的壓抑得到空前的高度。
?
  明代詆毀西施的代表作品是《倒浣紗傳奇》。其內容續梁辰魚《浣紗記》,而有關情節及人物結局多與前作相反,是女性進一步被壓抑背景下文學領域的典型現象。西施在這時同時擁有了巾幗英雄的華袍與亂世奸婦的丑貌。使這種對立沖突更為強烈的,還有封建社會末期徐石麒的《浮西施》和玉田仙史的《陶朱公》,均為丑化西施的作品。
?
  三、總結
?
  高爾基說:“主題是從作者的經驗中產生,由生活暗示給他一種思想,可是他聚集在他的印象里還未形成,當他要求用形象來體現時,它會在作者心中喚起一種欲望——賦予它一個形式?!庇纱?,從西施美化與丑化的形象變遷,我們可以說,一個藝術形象是時代語境與個人詮釋下的產物,凝結了時代與個體的思想。從藝術形象出發,我們可以一窺古人的思維狀態和價值觀念,而這也定將為今人帶來深刻的思想啟迪。
?
  老師點評:
?
  我們文科班有個研究性學習的課題,我第一次聽到小組負責人高二13班季當越同學跟我說,要寫一篇有關西施形象變遷的文章,當時我非常驚訝,因為這是史學界學術研究的一個很前沿的流派——新文化史的研究領域。我在仔細詢問了課題組的成員后,確信他們確實沒有受過相關的訓練或者有家長的點撥,卻下意識第運用了相關的方法,且最終完成了這樣一篇考證較為詳實的論文。因此,我感到這完全是來自于一名無錫一中學生的獨立思考、知識積淀和研究性學習小組的智慧?!拔魇┬蜗笞冞w”這篇文章已經涉及到了新文化史的內容、方法和視角。它更加注重心態、觀念和生活結構的聯系及觀念、思想傳播和交流的敘述傾向。新文化史學的貢獻,并不在于平面視野的擴展,而是在事件、人物和觀念的刻畫上向縱深維度的推進。長時段的研究,又能讓我們的同學透過現象看到社會變遷的本質和歷史的規律,這一點,對于一名高中生來說非常難得。
——無錫市第一中學歷史教師 張建華
更多
杭州餐饮做什么赚钱 香港博彩停了吗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 下载南京麻将免费打的玩 _中国百家乐 浙江20选5带坐标连线 天津11选五5开奖电脑版走势图 今天上证指数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多少分钟一期 福建快3网上投注 中泰化学股票后市走